站在黄土高原的末端,遐想黄河与黄土

太阳带来了热,黄河带来了水与土

于是成了文明

······


我站在黄河边望着对面的渭南

不明白王焕之为何说“白日依山尽”

相比东边的中条山,

西边的渭南更像是平原

依什么“山”尽呢?


听老人说黄河对面多“塬”

“白日”所依的山,可能是“塬”

但日子久远,这也只是揣测

正如今日自称“原址”重建的“鹳雀楼”

“原址”应该也是揣测

活泼的黄河母亲时常改道啊


按地理划分,

永济,当属黄土高原领域

黄土是非常显然,

高原的痕迹却不太明显

相比黄土高原印象中的荒凉

这里植被覆盖率非常高,

丰富的作物更是一片繁荣


我一直以为

是黄河携带来了我脚下的土与沙

但在春冬季节

风携带着黄土黄沙飞扬

出行的人顶着“灰头土脸”

我再也不能分清到底是黄河,

还是风带来土与沙了?


这样的黄土到底是贫瘠还是肥沃呢?

或许是贫瘠的,

黄沙覆盖的土地麦子稀稀拉拉

蒿草却长得比人还高

或许是肥沃的,

几万亩的黄河滩地

几十种作物

包涵粮食、蔬菜、水果、药材

一年四季、花果飘香······



行走在田野乡间


欢迎长按二维码,添加微信好友


——园春



蒲韩新青年公社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发布评论